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抱信小說網 > 末法王座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末法王座 | 作者:莊畢凡 | 更新時間:2019-04-24 01:45:3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什么事?”

  林云看著不遠處飄在半空中的休斯,好好的一頭貓頭鷹,現在吃的已經胖了一圈,撲閃著翅膀飄在半空中的時候似乎都有些費力氣,而且臉上還有一圈沒有擦干凈的奶油痕跡,明顯是又吃了一塊奶油甜點才來半位面的。

  “梅林大人,法羅那個蠢蛋找你,他好像又惹禍了,這次惹到的敵人非常可怕,非常強大,非常兇殘,法羅沒辦法了……”

  林云皺了皺眉頭,從天柱山上踏出一步,瞬間就出現在鍍金玫瑰,法羅已經在這里等著了。

  “梅林大人,有件事需要向您匯報一下……”

  法羅詳細的將事情的經過敘述了一遍,林云坐在旁邊,臉色有點難看。

  “梅林大人,事情就是這樣的,您看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圣光聯盟的事情是比較麻煩,那些家伙,畢竟都是一些不怎么喜歡講道理的人,而且他們的實力也很強……”

  聽完法羅的匯報,林云皺著眉頭開始回憶圣光聯盟的信息。

  圣光聯盟,最早的時候,甚至可以追述到第三王朝,第三王朝的時候,圣光法師的地位其實并不怎么高,而且那個時候有第三王朝在,圣光法師都是被王超控制著,根本沒有辦法形成什么勢力。

  那時候圣光法師的地位雖然不高,但是卻遍布整個諾森德世界,那個時候,煉金藥劑說起來還遠遠沒有現在發達。那個時候,煉金藥劑就是強者的專屬,所有的煉金師都是為了煉制出更高級的藥劑為奮斗。根本沒有人會更深度的研究煉金藥劑的橫向發展。

  沒有魔力的藥材,統統都是廢物,在那個時代,就跟雜草沒有什么區別,所以那個時候,所有的平民、低級的法師、低級劍士之類的存在,最需要的就是圣光法師的治療術。無論是受傷還是生病,都會找圣光法師。

  而現在這個時代,就算是平民。生病了之后第一反應就是去買煉金藥劑,一個法師學徒,就足夠煉制出平民使用的藥劑,而且效果非常的好。

  強大的法師。需要的一切東西也都是去購買煉金藥劑。增益效果藥劑、恢復魔力的藥劑、增強身體強度的藥劑、治療傷勢的藥劑,現在什么藥劑都有。

  但是在第三王朝的時候,這一切都必須仰仗著圣光法師,但是封號魔導士開始,藥劑就會成為主流,所以圣光法師的地位并不高,卻因為低級法師、劍士的數量太過龐大,才有了必需品。

  隨著第三王朝覆滅。圣光法師這種一盤散沙,有沒有什么戰力的家伙。就成了最先倒霉的一批法師,那個時候,圣光法師才開始學會戰斗,而不僅僅只是把治療法術、增益法術研究透了就足夠了。

  圣光聯盟就是在第三王朝覆滅之后,一位苦修士創立的,初衷倒是非常好,為了讓圣光法師的傳承不會斷絕,所以才建立了圣光聯盟,只是一個聯盟性質的勢力。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那位苦修士再也沒有出現過,圣光聯盟的權利不斷的更迭,就成了現在這種等級森嚴,跟一群瘋狗一樣的瘋子……

  他們這種瘋狗一樣的作風,倒是讓圣光聯盟的發展非常迅速,但是卻早已經跟最初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

  這群家伙幾千年的時間下來,得罪的人完全都沒有辦法計算了,不被人推翻,也只是因為圣光聯盟的創建者,那位苦修士還活著,而且還是一個超級強者……

  雖然那位創建者還活著,卻依然保持著苦修士的作風,是一個真真正正的苦修士,待在一個地方苦修能幾百年一動不動……

  只要圣光聯盟沒有被人覆滅的危機,這個家伙是絕對不會管,林云知道這件事,那是因為未來三千年之內,圣光聯盟就遭受到好幾次危機,雖然都沒有被覆滅,每一次的損失都非常慘重。

  而且每一次,那位苦修士都沒有管,那些強大的勢力,都知道那位苦修士還活著,也都沒有真的覆滅圣光聯盟,每一次忍無可忍的時候,就去砍掉圣光聯盟一只手教訓一下……

  三千多年之后,那位苦修士卻忽然從苦修的地方走出來,從此徹底的消失在諾森德世界,三年之后,有消息從星空戰場傳出來,說那位苦修士已經隕落,之后不到一周的時間,圣光聯盟就被徹底覆滅,駐地都被一個十級法術夷為平地……

  回憶起這些消息,林云就有些不太在意了,反正只要不真的覆滅圣光聯盟,那位超級強者就不會管,圣光聯盟的那些瘋狗仰仗的也不過是那位天階九級,而且還不管是的苦修士……

  媽的,他們有后臺,誰沒有啊,至少**年之內,阿加隆肯定不會有什么生命危險,也肯定不會隕落,阿加隆跟那位苦修士對戰,絕對是那位苦修士被干掉這一個結局,二者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僅僅一個天然半位面,就足夠將這個差距拉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還沒有點燃神火,阿加隆就已經可以改變規則了,這小小的一步,就足夠阿加隆輾壓所有的天階強者。

  “不用管那些瘋狗,那群瘋狗這些年不斷的樹敵,不知道得罪過多少人了,真以為只有他們背后有強者撐腰么,若不是因為天階九級的圣光法師跟打不死的蟑螂一樣,沒有死仇,根本沒有人愿意出手,圣光聯盟早就被人滅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我們現在主要的發展方向就在奧丁北部和安達盧西亞王國,奧丁南部,就按照你說的,在西面開一個分店就行了,只要能跟南部的一些勢力談成合作。能換來我們想要的東西就行了。

  要是圣光聯盟的那些瘋狗再敢伸手,不用顧忌什么,鬧大了之后。我們也不會吃虧,有的是人看他們不順眼。”

  林云不怎么在意,法羅卻有點擔憂,鍍金玫瑰在奧丁王國的發展,說起來還真的不怎么順利,不過那些人終歸只是為了利益而已。

  鍍金玫瑰展露一下實力,再加上龐大的利益。原本關系不好的,都會很快做出改變。

  就像是羅德尼家族,最開始想要吞并鍍金玫瑰。繃斷了牙齒之后,很快就慫了,畢竟死磕下去,羅德尼家族不但得不到利益了。反而會損失慘重。

  現在看到鍍金玫瑰已經無法阻擋了。就開始來談合作的事情,追求的無非還是利益……

  但圣光聯盟那些瘋狗不一樣,他們才不會管什么利益不利益,有時候拼著兩敗俱傷都要發瘋的咬上來,完全不可理喻……

  雖然還在擔憂,但是卻沒法在說下去了,畢竟林云已經做了決定了……

  搖了搖頭,法羅就拿出一枚空間戒指。

  “梅林大人。這是最近幾個月兌換到的各種材料,不過那張清單上需要的材料。還有很多根本沒有。

  您讓收集的魔獸血液,也已經收集到了,全部都在這枚空間戒指里。”

  將收集到的材料全部放到天然半位面里,林云就帶著剩下的黑暗魔獸的血液準備出發。

  材料全部都是要用來建造庇護高塔的,而魔獸的血液是來自一種叫做血骨的魔獸,這種魔獸沒有骨頭,甚至體內只有簡單的內臟,正常生物有的大部分東西它們都沒有,血液就是它們的骨頭,血液就是它們的內臟,看起來就像是一層堅硬的厚皮包著的一包血液,十足的怪物。

  而且受傷流血之后,這種怪物也會不斷的造血,只要不死,血液就會遠遠不斷的生成出來,也只有這種魔獸才能滿足林云的需求,要知道,這次需要的黑暗魔獸的血液的數量可不是一點半點,而是非常龐大的數量,至少要能匯聚成一條小河才足夠。

  正準備出發的時候,麥斯卻忽然出現了。

  “梅林大人,您要我們追查的消息,我們已經追查到了。”

  麥斯的臉上帶著一絲難以掩飾的興奮,帶著厚厚的一堆資料,來到了鍍金玫瑰,這些日子,荊棘之冠所有的力量幾乎都在追查這個消息,所有能用到的情報和關系全部都用到了,完全就是大海撈針一樣的進行,可是沒想到卻有了意外的收獲。

  看著林云臉上露出驚容,麥斯心里更加興奮。

  原本只有這么少的消息,我還以為要用幾年的時間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線索,沒想到才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的時間,就找到了關鍵性的線索,這次之后,梅林大人肯定會對我們另眼相看了,說不定就能真正的開始接納我們了。

  上一次那一瓶藥劑,就已經讓我的移植血脈有了跨越性的進展,不但開始完全融入到我本身的血脈里,更有了變得更強,更穩定的方式,再加上一個可以針對所有移植血脈的大方向。

  只要完成了梅林大人的任務,我們看不到的未來和希望,就會變成一條明確的光明大道……

  林云的確是挺驚訝的,看著那厚厚的一堆資料,掃了兩眼,就放下,而是轉頭看向麥斯。

  “麥斯閣下,具體怎么回事,你跟我說一說吧,這些資料是在是太多了。”

  一句話,麥斯的氣息就有點不穩了,這簡單的一句話,就代表著完全不同的性質,若是林云自己去看資料,就說明這只是一樁交易,還不會信任他們,但現在,只是要聽他說,那就代表著信任,已經可以算是接納了。

  麥斯輕輕的吸了一口氣,讓聲音變得穩定,多年的夙愿,終于找到了新的方向,無數年下來,荊棘之冠永遠都是隱藏在黑暗之中,隨時隨地,都可以算是有生命危險,自己的身體就是一個不穩定的炸彈,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炸開,但現在至少看到了希望,沒有經歷的人是無法理解的……

  “梅林大人,說實話。這一次能這么快得到關鍵性的線索,我也很意外,原本我以為至少要四五年的時間。才能追查到有用的消息。

  在梅林大人給出的那個一千年的時限里,奧丁王國中部那個狹長的地帶,是非常混亂的,小的法師家族根本數不過來,每年都有無數弱小的法師家族滅亡,也有無數的法師家族崛起。

  我們的目標就放到了追查這些法師家族身上,畢竟。只有他們,可能才會有什么關鍵性的線索遺留下來……”

  麥斯詳細的將事情的經過,甚至每一個線索都說了出來。就怕有什么他們覺得正確,但是實際上卻偏移了方向的東西夾在里面。

  荊棘之冠這么多年延伸出來的觸角和各種情報關系,這一次就發揮出了最大的作用。

  在第七十三神魔轉生的那段時間,根本沒有確切的時間。就算是第七十三神魔離開了怒焰位面。也不一定會立刻轉生,拉長到一千年就是最保險的時間。

  但是當時奧丁中部那塊非常的混亂,不到一千公里的寬度,卻有貫穿奧丁王國東西的長度,再加上奧丁南北推波助瀾,那一千年內,中部幾乎都沒有穩定下來過。

  一個個法師家族建立,一個個法師家族覆滅。隨便一個魔導士,都敢在那里建立一個法師家族或者是法師之塔。建立了勢力,對于資源的需求就會暴漲,中部總共就那么大點地方,除了不斷的爭斗爭奪之外,根本沒有別的辦法。

  那時候奧丁南部他們惹不起,北部也惹不起,只能自己在那塊地方爭奪,這種情況,就讓那里的記載變得混亂的可怕,就算是這個時候,諾森德世界也沒有太多那里的記載。

  一個今年建立的法師之塔,明年年初就會被覆滅,這種勢力有什么值得記載下來,就算是星空學院內部都已經放了幾千年的古老檔案里,也沒有多少這些勢力的記載,更詳細,更不用說了……

  但是想要尋找那一千年的時間里,中部發生的事情,還真的就只有當時存在的那些小勢力本身留下的記錄最有研究的價值。

  所以荊棘之冠這次追查線索的重點,就在追查當時那些小勢力身上,追查了幾個月的時間,當時存在的勢力,要么就徹底斷絕了傳承,要么就無法追尋傳承到底還有沒有。

  追查了當時那一千年內,建立、覆滅過,只要是存在過的小勢力,全部都被追蹤了一遍。

  很幸運的,找到了當時一個法師家族的后代,這個家族在當時的奧丁中部還算是比較強的,建立者至少不是一個魔導士,而是一個八級封號魔導士,這種級別的強者,在當時混亂而弱小的中部來說,已經算是非常強的了。

  這個家族后來也免不了覆滅的命運,但是后代和傳承至少留下來了,荊棘之塔找到了這個法師家族的一個后代,只是一個落魄的法師學徒,而他們家族的一些文獻記載,也留下來不少。

  吸納了這個落魄的法師學徒成為荊棘之冠的外圍,一切資料就輕而易舉的拿到手了,在這些資料里,就找到了關鍵的線索,里面記載了當時出現過的一些異象。

  當時這個家族的家主,發現了異象,自然回去追查,而且是第一波追查到的人,看起來就像是一般的隕石墜落,可是只有距離非常靠近的人,才會感覺到那顆隕石里不同尋常的氣息,非常淡薄,隕石墜落之后,氣息就徹底消失不見了。

  而且只要感受到那個氣息的人,很快就會忘記那個氣息的存在,當時這個家族的家主,實力稍微強了一點,支撐到那顆隕石墜落地點的時候,才忘記了那顆隕石的氣息,甚至忘記了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那里。

  但是跟著就在那里發現了一條通往地下世界的通道,忘了之前的事情,卻發現了一條通往地下世界的通道,自然會進去追查,進入了地下世界,見到了很多危險而強大的地下世界的種族,也找到了很多諾森德世界沒有的東西。

  最后卻遇到了一個強大的地下生物,僥幸活著回來,在快要死的時候,才忽然記起來一點之前忘記的東西,口述下來,讓后人記錄下了這個異常的情況。

  而且還有一副繪制出來地下世界的地圖和一些東西的簡單介紹,這個才是最珍貴的東西!

  這些文獻一直被隱藏在一些普通的記載之中,這么多年的時間,那個家族的后人,姓氏都已經沒有繼承下來,再加上當時那位家主拖著重傷之軀回來的消息,根本就沒有泄露出去,所有人都當他已經隕落在地下世界了。

  之后有人來追查,也不了了之了,若不是這一次荊棘之冠給出了那個落魄法師學徒進階的承諾,甚至當初送了一瓶鍍金玫瑰的希望藥劑,這個法師學徒也根本不會承認自己有當時那個家族的血脈。

  聽完麥斯的表述,林云的臉上露出意外和恍然。

  沒想到當時出現的那個地下世界的通道,跟第七十三神魔還有關系,之前調查第七十三神魔的消息,意外發現了地下世界通道的事情。

  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地下世界的種族和一些特殊的資源,資源的問題可以忽略不計,因為地下世界出產的一些資源,深淵之中也有,現在每個月深淵之中都會獻祭上來一大堆的資源,這些資源比地下世界的要好太多了。(未完待續。)
末法王座最新章節http://www.jhmlus.live/mofawangzu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超神重甲師》《我穿成了黑蓮花女神》《學神不好惹》《大隋國師》《從收租開始當大佬》《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逆流1982》《被照美冥挖了出來》《一九八一年》《郁總今天追妻成功了嗎》
广西快三规律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