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抱信小說網 > 開個診所來修仙

1634章 淘氣的器靈

開個診所來修仙 | 作者:李閑魚 | 更新時間:2019-11-02 07:22:02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萬古天帝百煉飛升錄修羅武神校花的貼身高手學霸的黑科技系統牧神記(牧神紀)絕品邪少造化之王天神訣逆劍狂神
  畢竟是神,而且是死神,武玥生了孩子不到一個小時便下床了。

  寧濤說道:“你下床干什么,你快回床上去躺著。”

  武玥說道:“我躺不住,你把孩子給我抱抱。”

  寧濤拗不過她,把寧武神遞到了武玥的懷里。

  黑成了煤球似的寧武神一到他母親的懷里便咯咯笑個不停,一張小嘴拱來拱去找吃的。

  寧濤眼巴巴的瞅著,可他知道他肯定搶不過寧武神。

  武玥笑著說道:“寧郎,你先回屋吧,我喂了孩子就過來。涅波娜,你去打點水來,我想給孩子洗個澡。”

  “遵命,偉大的死神。”涅波娜起身準備去打水。

  寧濤說道:“不用去打,不就是水嗎,還是我來吧。”

  說完,他隨手一枚造物主法印丟在了地上,那還有落地生輝,平地拔起一只巨大的浴缸。那浴缸白如美玉,本來沒有水,停止變化之后靈泉憑空生出,而且還是熱的,熱氣氤氳。

  造物,這已經是偉大的三界共主的為數不多的興趣之一了。

  涅波娜站在浴缸旁邊不知道如何是好,頂頭上司死神讓她去打水,三界共主直接創造了一個浴缸,連水都燒熱了,她就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執行死神的命令去打水了。

  武玥邁步進了浴缸,又對涅波娜說道:“你還愣著干什么,進來吧,幫我清洗一下。”

  “遵命。”涅波娜也抬腿邁進了浴缸,就在她進入浴缸的時候,肩頭上的毯子無聲滑落。

  寧濤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那個,我回屋了,待會兒再過來。”

  武玥說道:“不用過來,待會兒我來找你。”

  寧濤微微愣了一下,然后點了一下頭,沒再說什么,離開了武玥的寢宮。

  他的心里覺得有些不妥,武玥才生產,那不合適吧。就算是一千年才見面,也不急于這一時吧?

  細水長流,來日方長。

  “待會兒她來,我一定要勸勸她,如果她不聽勸的話,我就找個借口會符文空間。”寧濤心里這樣想著。

  這死神神廟之中不僅有武玥的寢宮,還有寧濤的。武玥的在右邊,他的在左邊,男左女右。當初建造神廟的時候,武玥沒有提這樣的要求,但他把方方面面都想到了。畢竟,他已經是一個連兒孫的數目都數不清楚的送子神,經驗不可能不豐富。

  比如,某一天他帶著神山上的某位神妻,青追白婧誰誰的,不死火凰喜兒誰誰的來地獄旅游觀光,他肯定不能跟死神住在一個房間里吧。他就連這點都是考慮好了的,在這方面可謂是心細如發。

  寧濤回到了他的房間之中。

  說是房間,面積卻大得驚人,容下兩支足球隊踢一場球都沒有問題。

  送子神什么都喜歡大的,房間也不例外。

  不過,偌大一哥寢宮里卻連一張床都沒有,只有金燦燦的墻壁、柱子和地磚,滿眼金光燦爛,給人一種進入金庫的感覺。

  但是也不需要床,寧濤神念一動,天賜天生床便從大日葫蘆之中飛了出來。

  這床是他在送子神紀元812年收回來的,當然,過去的800多年他也經常睡,只是在家里的女人們那里擊鼓傳花而已。江好和林清妤能渡過神劫封神,天賜天生床其實是功不可沒,它的輔助修煉和滋養的效果實在是太好了。

  不過現在以前是寶貝,現在女人們都成神了,也沒人稀罕它了,寧濤干脆把它收回來了。這畢竟是他的天賜天生法器,在外流浪了幾百年,終于回到主人的身邊了。

  以前的天賜天生床只是一件防御出色,滋養的法器,但它會隨著寧濤的境界提升而不斷變強。寧濤早已經是三界共主,它自然也成了神器。以前的靈性木材早已經蛻變成了神性木材,通體金光燦爛,內里符文閃爍,就連所散發出的金光里也蘊藏著密密麻麻的符文。

  變化最大的卻是它的靈性,它早就有了器靈,而且不是一般的器靈。

  寧濤剛剛把它釋放出來,天賜天生床就邁動四腿來到了寧濤的身后,然后四條床腿同時跪了下去,方便寧濤坐下。寧濤這邊剛剛坐下,它就調整了自己的結構,瞬間變成了一把椅子,而且是搖搖椅。

  天賜天生床一邊輕輕的搖晃著主子,兩邊的扶手和靠背還呈波浪涌動,給主子按摩,極盡狗腿子之能事。

  這還不算,天賜天生床的器靈從天賜天生床之中走了出來,那是一個長著翅膀的女精靈,小小的個子,和一般的鳥兒差不多大小。她棲息在寧濤的肩膀上,展開歌喉為寧濤唱歌。

  “睡吧,睡吧,我親愛的神王……”

  寧濤舒服的閉上了眼睛。

  天賜天生床在他里也就這種玩法,可是家里的那些女人們卻創造了數不清的花樣。

  寧濤也就休息了那么一點點的時間,他睜開了眼睛:“小木,行了不用唱了。”

  小木,這是天賜天生床器靈的名字。

  “嗯噠。”小木的樣子很萌,聲音也很萌。

  過去的幾百年里,小木的女主人們懶得發聲的時候,往往都是叫小木代勞的。

  這是不是沒有意思啊?

  “偉大的主人,要小木給你跳一支舞解解悶嗎?”小木不動著翅膀飛離了寧濤的肩頭,在寧濤的面前翩翩飛舞。

  寧濤笑了笑:“你就別折騰了,你就回去吧。”

  “嗯噠。”小木一頭扎進了天賜天生床中。

  寧濤躺在躺椅上隨手一揮,一只豎眼憑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只眼睛正是他在符文空間中心點上發現的天之眼,不過只是一個形狀,不具備天眼之中的符文。

  寧濤想起了涅波娜說過的一句話,心里琢磨著:“她問我透過天眼能看到了什么,這個我倒真沒試過,可是我要怎么看?”

  在這個想法之下,寧濤將他的左眼湊到了天眼之前,然后歪起了腦袋,將左眼與虛空中的豎眼重疊在了一起。

  尺寸一模一樣。

  但是什么都沒有發生,也不可能發生什么,這虛空中的天眼不過是一個法術幻象。可是這個嘗試卻給了寧濤一個啟示,回到符文空間之后倒是可以這樣試一試。

  要不現在就回去試試?

  寧濤從躺椅上爬了起來,天賜天生床頓時又變成了一張床的模樣,金光燦爛,神性十足。

  卻不等寧濤收床走人,寢宮門口來了一個人,腳踏一朵白色祥云,徐徐飛來。站在云頭上的仙女長腿妖嬈,一襲床單在身后烈烈舞動,美不勝收。

  寧濤兩只眼睛發呆了,舌頭也僵住了,說不出話來了。

  這是啥情況啊?

  有必要這樣飛過來嗎?

  涅波娜轉眼就飛到了寧濤的身前,她收了白色祥云,攏著床單跪在了寧濤的身前,恭恭敬敬的地道:“涅波娜拜見偉大的三界共主。”

  寧濤伸手將他攙扶了起來,語氣溫和地道:“你不是在幫寧武神洗澡嗎,怎么到我這里來了?”

  涅波娜一幕看了寧濤一眼,卻又避開了寧濤的眼神,欲言又止的樣子。

  真是急死個人了,送子神忍不住想掌控她的心思了,可是最終還是沒有那樣去做。那樣的話,男女之間的交流還有什么意思呢?

  “那個,你想說什么都可以,不必顧忌什么。”寧濤說。

  涅波娜猶豫了一下,聲音小小的:“是偉大的死神大人讓我來的。”

  “哦,她讓你來做什么?”寧濤問。

  “是讓你做什么。”涅波娜的聲音小小的。

  寧濤好奇地道:“她讓我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涅波娜的聲音更小了。

  寧濤眨巴了一下眼睛,嘴角浮出了一絲純真的笑容:“我一把年紀了,聽不明白啊,究竟是做什么?”

  涅波娜鼓起勇氣看著寧濤,那眼神之中充滿了幽怨:“死神大人說,這差事要是辦砸了,地獄里就沒了我的容身之地。”

  這個世界里,恐怕就只有她這么喜歡地獄吧。

  寧濤苦笑了一下:“這不是瞎胡鬧嗎?”

  涅波娜又撲通一下跪了下去:“還請偉大的三界共主成全小仙。”

  寧濤嘆了一口氣,眉頭也皺了起來。

  卻就在這時,天賜天生床一閃,悄無聲息的來到了涅波娜的身后,瞬間壓縮成了薄薄一片,輕輕的將涅波娜托了起來。

  “這……”涅波娜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神器,頓時緊張了起來,可她又感覺很舒服,知道這神器在滋養她。

  “小木,別鬧啊。”寧濤說。

  天賜天生床又變成了一只搖搖椅,剛好把涅波娜托住,半躺半坐的姿勢十分舒服。

  “偉大的三界共主,這、這是什么神器?”涅波娜小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寧濤說道:“它是我的天賜天生的法器,名叫天生床,很頑皮的,你別介意。”

  涅波娜慌忙說道:“不不不,我不介意,我很喜歡坐在上面,很舒服。”

  她的話音剛落,搖搖椅的扶手和椅腳上突然冒出了幾條金色的藤蔓,半松不緊的將她的一雙手腕和腳踝捆住了。

  寧濤表情嚴肅地道:“小木,你再胡鬧我可生氣了啊,我會懲罰你。”

  涅波娜跟著說道:“不不不,偉大的三界共主你別生氣,你要懲罰就懲罰我吧。”

  寧濤:“……”

  小木真的被家里的那幫污神帶壞了。

  送子神向小木走去。

  該懲罰就要懲罰,不然三界共主的威嚴何在?

  所以,必須鞭撻。
開個診所來修仙最新章節http://www.jhmlus.live/kaigezhensuolaixiuxi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重生之獨行刺客傳承基地一等家丁太古至尊神爺是病嬌,得寵著!異能神醫在都市宇宙的邊緣世界九天仙緣《鷹掠九天》科技大仙宗
广西快三规律技巧